SHANGHAI    -   KUALA LUMPUR   -   SINGAPORE   -   LOS ANGELES

Z FENCING INTERNATIONAL ELITE FENCERS ACADEMY




训练体力脑力 本地少儿击剑日愈普及


   前国手黄循京以开办击剑学校Z Fencing继续追求其击剑梦。

   张曦娜/报道

   陈斌勤、叶振忠/摄影





本月20日,我国击剑手林伟文在仁川亚运会中迎来首枚铜牌,这也是新加坡历来首枚亚运击剑奖。本地的击剑活动起步较晚,但近20年来发展并不缓慢,学习风气也越来越普遍。除了私人击剑学校,一些中学也通过击剑运动,训练学生的体力和智力。记者走访本地两所私人击剑学校,与前国手黄循京及杨基鸿,谈击剑活动对身心的锻炼与推广。

本月20日,我国击剑手林伟文在仁川亚运会中迎来首枚铜牌。这是我国首次派重剑手参加亚运会,也是新加坡历来首枚亚运击剑奖。

越来越多小朋友穿戴白色击剑服装和黑色头盔,自信的手持长剑,在击剑场上持剑互相刺击,一些学校如德义中学通过击剑等运动,让学生在强身健体的同时,“也学习社会与情绪管理”,德义中学并因此刚获得今年的品格与公民教育方面“最佳治校奖”。

是的,新加坡的击剑(Fencing)活动虽然起步较晚,但近20年来的发展并不缓慢,学习风气也越来越普遍。

前国手的击剑梦

本地规模最大的私人击剑学校Z Fencing,不但已是连锁击剑学校,而且还走出国门,成为国际最大连锁击剑学校。创办人黄循京毕业自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电脑科学与工程系,曾经是击剑国手,代表新加坡参加1991年和1993年的东南亚运动会击剑项目,并在两届东运会上取得两面个人铜牌和一面团体银牌。离开国家队后,黄循京对击剑的热情未减,为了继续追求其击剑梦,他于1993年开办Z Fencing,落力推广击剑文化,直接推动本地的击剑活动,更希望有朝一日培养出奥运冠军剑手。

在坐落于战备军协大巴窑俱乐部的Z Fencing旗舰校里,黄循京兴致勃勃的在设备专业的击剑训练室里谈及自己对击剑的看法与理想时,他说:“我的教练曾经告诉我一句话:十年磨一剑,这句话一直影响着我,希望在我们的坚持之下,将击剑文化普及化。”

曾经创办本地第一家互联网公司丝路控股(SilkRoute Ventures)的黄循京之所以认识击剑,并对它着迷,源自少年时代一位从英国留学回来的同学,当时16岁的他,在这位同学引介下,一发不可收拾的迷上了这种当时在亚洲还不普遍的运动。

说到自己爱上击剑的原因,黄循京仿佛欲罢不能,他说:“古代的英雄多数也是剑客,手中握剑让我很有英雄感。”

在真正接触了击剑之后,黄循京发觉击剑不仅仅是一种锻炼体能的体育项目,接受击剑训练的人,不知不觉会从中培养自信、纪律性等人格特质,多年的击剑经验,让黄循京对击剑有深刻的体会,他说,由于击剑结合了动作(身体)和战术(头脑),因此长期从事击剑练习,既可锻炼身体的灵活性和柔韧性,还可锻炼反应能力。由于剑手在交手的过程中,双方都需要观察和思考,然后迅速做出反应,从中能促进快速应变能力和敏捷的反应,对培养青少年的身体和智力两方面都很有益。

学过击剑的人都相信,少年儿童学习击剑,能够培养孩子坚强的意志力和良好的心理素质。


击剑学校开在商场内

至今已有21年历史的Z Fencing,在全国各地区设有4所击剑学校,不但规模大,还有自己的训练课程,具备先进的器材设备,并聘请了15个全职教练,包括多名来自中国、意大利、匈牙利等国的外籍教练,目前在本地有500余名学员。

黄循京说,为了推广击剑活动,Z-Fencing击剑学校除了在战备军协大巴窑俱乐部设立旗舰学校之外,大多开设在人来人往的购物商场,例如大华广场(United Square)、罗杰士特商场(Rochester mall)及武吉知马大厦(Bukit Timah Plaza),以便让更多人有机会接触到这种过去少人认识的活动。

黄循京说:“我希望通过商场这类人来人往的场所,让更多人接触到击剑活动,从而认识击剑、了解击剑。”

Z-Fencing这些年来经营出心得,分别在中国、马来西亚及美国开设国际连锁击剑学校,其中中国两所、马来西亚及美国各一。

黄循京充满信心的说:“能够将击剑学校开到新加坡以外的国家,至今还是十分少见,我们是第一家。”

对于击剑,黄循京企图心不小,最大的希望是把击剑提升至国际舞台,为了推广击剑文化,Z Fencing还主办击剑比赛。于2010年举行“Z1职业击剑世界系列赛”(Z1 Pro-Fencing World Series),邀请八名世界花剑名将,包括中国的雷声、德国的约皮希、莱布林克,法国的居亚特以及日本的太田雄贵等聚集在滨海湾金沙度假胜地,在“决战滨海湾”一决高下。

黄循京对击剑的热情也直接影响其儿女,现年16岁的长女黄慧珊从小就喜欢击剑,六岁时开始训练的她,目前已是国手,还于2011年获得全国14岁以下击剑赛女子花剑冠军。

黄循京的小儿子黄品衔不过4岁,却也同样爱上击剑,目前已开始在父亲创办的击剑学校练剑。

除了黄慧珊之外,Z Fencing也培养了多位选手代表新加坡参加区域击剑比赛,例如2009年在马尼拉举行的亚洲青年暨青少年击剑锦标赛(Asian Junior & Cadet Fencing Championships),女学员Rania Rahardja赢得了金牌,黄循京信心十足的说:“我们现在把目标放在2020年的东京奥运上,我们希望到时能培养出奥运冠军!”


梦想就是坚持

除了Z Fencing如此大规模的连锁击剑学校之外,近年来本地也有一些小型击剑学校默默耕耘,例如成立于20127月的弈剑舍(YiFencers )就是其中一所。

弈剑舍创办人杨基鸿为电子工程师,原本对击剑一无所知,他之所以接触击剑,进而开办击剑学校,最初是因为儿子杨业杭的缘故。杨基鸿说:“业杭6岁时就爱上击剑,一心一意要学剑,我开始时也很犹豫,因为当时还不了解击剑是什么东西。但因为孩子喜欢,为了不让他大失所望,最后还是让他学习,渐渐的,在陪着孩子学习的过程中,我发现到击剑的不少好处,于是决定自己也开办击剑学校,让更多小孩有机会接触这项运动。”

杨基鸿说,他之所以将击剑学校取名“弈剑舍”,是因为人们常常将击剑比作象棋,击剑就像是一种以体力下象棋的运动,因为击剑虽然是一种竞技性很强的运动,但它其实也考智力。因为击剑需要揣测对手,思考即时应对及下一步的招数,迅速作出反应,因此,注意力和集中力都要很强。剑手除了体力之外,还必须要有思考能力、有战术,还要能够沉着应付,是身心的博弈。